<tt id="gm0gc"><code id="gm0gc"></code></tt>
<tt id="gm0gc"><samp id="gm0gc"></samp></tt>
<menu id="gm0gc"><code id="gm0gc"></code></menu>
<center id="gm0gc"></center>
<center id="gm0gc"></center>
<optgroup id="gm0gc"></optgroup>
<optgroup id="gm0gc"></optgroup>
<center id="gm0gc"></center>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笃行社区 > 笃行文学 > 正文

阿黎的地瓜

【来源:记者团(天涯文学社) | 发布日期:2019-12-06 】

从营业厅走出来,烤地瓜浓郁的香味儿便扑面而来,伴随着“地瓜热乎哎”的吆喝声,阿黎禁不住循着叫卖的方向望去。隔着七八米,阿黎一眼便望见那个瑟缩在街口的小摊儿,外部被烤得有些漆黑的油漆桶上,放着六七个大小不一的烤地瓜,卖地瓜的是一个五六十岁的男人,在油漆桶边上来回搓着双手,不停地跺脚。

没有风,天气却寒冷冷得刺骨。

阿黎挑选了一块个头中等的地瓜,掏在手里来回倒着,嘴里哈出来的热气很快消散在空气中。已经不知多久没有吃过烤地瓜了,热乎乎的烤地瓜温暖着掌心,身体仿佛也活络起来。

转过另一条街,准备去公交站等车,就在这时,一道丝丝缕缕,欲断又连的悠长的声音缠绕在她耳边,她转头朝不远处的马路边看去,一对老夫妇在马路牙子边摆了两个马扎,老头儿正专注地拉动二胡,地上随意地摆放着一个破布包和一个铁盒。

铁盒的边缘有些变形,里边零星地放着几块钱,还有一张红色的五毛钱,在手机支付十分普遍的今天,这对儿老夫妇不像其他的街头乞讨者一样,阿黎扫视一圈也没有发现用来收款的二维码。

手里的烤地瓜散发着氤氲的香气,忍不住让人想吃一口。

阿黎走上前,“奶奶,热乎儿的,趁热吃“,微笑着把烤地瓜递给老妇。

“谢谢你吆,闺女,一生平安?!袄细玖成喜悸怂暝碌呐篮?,半张眼皮松弛地耷拉下来,遮住些许浑浊的眼睛,双眼眯成一条缝,嘴角咧得很开心,一旁的老伴儿也微笑着向阿黎示意。

二胡极富穿透力的声音穿过大街小巷,也穿过阿黎的记忆。

从阿黎开始记事起,奶奶住的就是两间土屋和一个带枣树的小院儿,每到枣子成熟的季节,一家人就拿着竹竿打枣,阿黎和奶奶拿着筐子捡枣。小土屋被奶奶打理地井井有条,内屋的物件整齐地摆放着,一进门,映入眼帘的是一张上了年纪四脚桌和两把圈椅子,椅子扶手被打磨地光滑锃亮。那时候村里还没有开展新农村建设,各家都散乱地驻扎在村子里,村里还残留着几处土屋,奶奶的院子就是其一,一到下雨天,屋里便充满水气,潮冷到骨子里,偶尔还有几处漏水,滴滴答答地从房顶落下来,打在红绿色的搪瓷盆里。

冬天村里来串乡的人不多,但在阿黎记忆里,在上学前班的时候,每到赶集的日子,村口总有一个老伯伯推着油漆桶卖烤地瓜,奶奶买完零星的生活用品,顺便买一块烤地瓜,在村口等着阿黎下学。奶奶的大手包裹着阿黎的小手,牵着她回家。到了家把热乎乎的烤地瓜掰开,轻轻把外皮扯下来,贴着外皮的瓜肉泛着香,奶奶会吹一吹,再递到阿黎跟前,奶奶的手指很短,每根手指几乎上下一样粗,厚厚的手掌上沟壑纵横,指甲异常厚实, 但永远都是温暖的。阿黎也像模像样地学着奶奶的样子,把递过来的地瓜吹一吹,用着稚嫩的童声,“奶奶先吃,给奶奶呼呼”。奶奶慈爱的笑声在屋里回荡,“小黎吃,奶奶不吃,小黎吃了得长身体”。

二胡的声音渐行渐远,阿黎眼中不知不觉有几分酸涩,嘟嘟的声音响起:

“喂,奶奶~”

电话那头:“哎,小黎啊……”

记者团(天涯文学社)


金辉彩票平台注册